首页 >> 最新文章

龙腾神秘投资方现身欲改国内液晶产业格局铜铸件

博格五金网 2020-01-08 10:15:50

一家拿到营业执照仅半个月的液晶面板厂商,就宣称月产能将高达9万片,而这个数字是“液晶双雄”仍在苦苦追求的产能,这是为什么。 2005年7月下旬,江苏昆山市前进东路,建筑机器的轰鸣声在一块近26万平方米的工地上一直没有停过。一座座厂房正拔地而起。直立着的工地标志牌上清楚写着:昆山龙腾光电(一期)工程(以下简称“龙腾光电”)。据当地居民反映,这样吵嚷的日子在几个月以前就开始了。   从匆匆而过的行人对该工程的漠视中,可以看出当地市民并不了解它的重要意义。而事实上,早在几个月前,从拍板定案到破土动工,该项目的每一次进展都牵动了国内其他两大液晶制造企业———京东方和上广电的神经。它们一直对此保持着超乎寻常的关注。这就是在昆山兴建的内地第3条第5代液晶生产线,也是目前内地第3项大型液晶项目工程。   尽管昆山市政府对龙腾光电三缄其口,但该工程背后隐藏着的神秘投资方,以及正大力进行的“招兵买马”,还是不禁为产业界津津乐道。    神秘的宝成   液晶产业是名副其实的“大钱坑”。而在京东方和上广电频频面临巨额资金压力的时候,国内的液晶豪赌俱乐部里又有新成员加入。   据悉,预计在2005年底投产的龙腾光电一期工程的投资就高达6亿美元(折合49.2亿元人民币),全项目的总投资更高达60亿美元(折合492亿元人民币)。如此大手笔的资金投入,龙腾的幕后投资者究竟是谁?   随着新建厂房的逐渐落成,投资人神秘的身份开始清晰起来。   本刊记者在工地现场了解到,昆山市经济技术开发区资产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是龙腾项目的建设承包单位,所以从一开始,昆山经济开发区就表明了自己的股东身份。然而,要玩转烧钱的资本游戏,仅靠政府注资根本不可能实现。此前,坊间早有传闻称台湾第5大财团———宝成集团是该项目最主要的资金来源。   作为全球最大的制鞋企业,宝成集团从1999年进军电子制造服务(EMS)市场以来,凭借它强大的资金实力和卓越的上下游整合能力,日渐突显在电子产业的影响力。该集团总裁蔡其瑞曾公开表示,宝成集团的EMS策略模式是,先提升生产量,有了经济规模,再逐步向上游垂直整合。   宝成对液晶领域的涉足也体现了这样的策略:在广东东莞裕元工业区的威成科技从事液晶显示器生产多年,在江苏昆山新建的元盛电子主要负责液晶模块(LCM),以及相关模块零组件的产销。由于宝成在内地没有液晶生产线,未来元盛向龙腾采购液晶面板完全在情理之中。按照宝成逐步向上游整合的思路,宝成能够打通它在内地的液晶上下游产业链。基于此,业界认为宝成投资龙腾科技顺理成章。   宝成作为台湾上市公司,它对内地投资的任何言行都会充分考虑台湾当局的现行政策,更何况台湾明令禁止到内地投资液晶工厂。所以,面对业界的种种推测,宝成一再表示谨遵台湾当局规定,没有投资龙腾光电。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宝成员工告诉《IT时代周刊》:“他们有一个习惯,一般要在事情有95%的胜算时才会对外公布。”他也证实了宝成确实为“龙腾项目”的主要投资人和承办方。“这个项目经过了长期的考量和2年的前期准备。”     全方位竞争   龙腾光电的进驻,客观上改变了国内液晶产业格局:从两强对立到三足鼎立。   对于京东方和上广电来说,投产后的龙腾光电瓜分的市场份额将更让前两家企业感到担忧。同时,易观国际IT分析师李美虹还认为上广电的日子比京东方更难过。“上广电和龙腾光电同处于长三角地区,两企业的客户资源会有交集。因此,后者很有可能会抢走上广电相当多的订单。”李说。   据本刊记者了解,目前上广电的客户中,位于长三角一带的台湾液晶显示器OEM厂商占很大比例,他们的订单很大程度上支撑着上广电产能的扩充。据上广电总裁助理陶军透露,上广电计划在明年上半年扩产。然而,龙腾的台资背景更能够为其顺利争取到台湾企业的订单。“如果一旦出现抢单的情况,上广电的扩产计划必然受阻。竞争加剧在所难免,但是我们也可以在竞争中开展合作。”陶军说,“现在双方已经开始洽谈合作。”   龙腾光电最终选址昆山,而非上广电落脚的上海,这为两家企业的合作提供了便利———有利于更多的上游企业选择落户华东,带动整个华东地区与液晶相关的材料工业、化学工业和芯片产业的发展,从而逐渐完善周边配套设施,促进液晶面板企业的发展。   而在上广电采访期间,本刊记者了解到,上广电正欲借与龙腾光电的合作,把世界最大的玻璃基板制造企业美国康宁公司吸引过来。玻璃基板是液晶面板最为关键的原材料,康宁的选择将很大程度上带动国外相关企业的选择。而陶军也承认“我们选择与龙腾合作,一定意义上也是为了促成康宁选址华东而添加的一个重要砝码。”   相形之下,京东方显得势单力孤。虽然目前京东方显示科技园中已经有20多家日韩上游企业进驻,但同样缺乏玻璃基板等重要原材料供应商。京东方面对这样的新局面,态度表现颇为谨慎。该公司公关宣传部负责人宋超以公司正处于H股上市的缄默期为由,拒绝了本刊记者的采访。   实现量产的京东方和上广电目前都已经找到了固定的下游客户,京东方签定了与三星的订单,上广电自8月份起订单量已超过产能。相形之下,3家液晶企业的竞争中,最为现实的是龙腾光电给上广电和京东方带来的上游供应链威胁。   无论是上广电还是京东方,谁更好地解决了周边配套设施建设,谁就能更快地缓解亏损局面。由于制造液晶面板的原材料都比较精细,运输成本相应较高。如果更多的上游厂商落户当地,原材料的生产和供应就可以实现本地化,这既能降低采购成本,也能降低运输成本,从而增强液晶面板的价格竞争力,或是提高生产液晶面板的利润。上广电谋求合作,也是冀望于搭乘龙腾投产的顺风车,吸引康宁“落脚”。    技术差距泾渭分明   国内液晶市场尚未饱和,加之已有的两大液晶生产企业尚未完全打开市场,所以龙腾光电急着在年底投产,并一口气实现9万片/月的产能,这与上广电今年3月份刚刚投资35亿元扩产后的产能相当。而目前京东方正在积极筹措资金进行技术改造,以使其产能向6万片左右迈进。龙腾争夺市场的决心可见一斑。   “我们十分看好国内在建的第3条液晶生产线,它必然会给另两大液晶生产企业带来不小的压力。”易观国际IT分析师李美虹告诉《IT时代周刊》,“龙腾有一个已经完全成熟的职业管理团队,在压缩成本、提高生产效率、加强流程管理等方面都有极大优势。而这却为京东方和上广电所缺乏。”   据宝成员工透露,“龙腾项目”先期的技术顾问工作由NVTech公司完成。NVTech由日本IDTech公司前总经理校本孝久,和台湾奇美电子液晶一厂厂长王国和等人组建,公司的技术工程师也大都为原IDTech和奇美电子的员工。由于IDTech 是奇美电子100%持股的日本子公司。所以,龙腾光电完全拥有奇美的技术背景。再加上松下的技术团队,该项目的实力确实不容小觑。因此,业界有人戏称它是内地液晶产业的“和舰”(作为台联电在内地的影子工厂,苏州和舰的工程师几乎全部来自台联电。依靠台联电在芯片代工业的地位和自身的技术实力,和舰在内地的发展迅速攀升为仅次于中芯国际的第2位)。宝成借与日本电子巨头松下和台湾面板企业的多年合作,成功吸纳了完全成熟的技术管理团队,以此极大地提高了龙腾光电的竞争力。   所以,面临第2个“和舰”起跑在即,对于正在持续追加投资的京东方和上广电而言肯定不是好消息。   “其实,无论是解决上游的采购,还是下游的供应,都是一时的问题。”陶军说,“解决技术自主能力,尤其是研发能力,才是最关键的。而这是上广电和京东方都面临的问题。”与先行者相比,新入驻的龙腾光电在技术实力上显然具备优势。   国内液晶产业的起步比日本、韩国和我国台湾地区整整晚了20年,要想发展国内的液晶产业,借助他人的技术能力在所难免。其中,上广电选择与NEC合作,京东方收购韩国现代液晶企业,然而,技术却掌握在外方手中。由于日韩在技术传授上的保守,以及不同文化差异带来的碰撞,无形间会抵消公司在生产等诸多环节上的行动力。   “无论是上广电还是京东方,在文化融合、技术学习等方面都需要时间。但龙腾光电采用的是台湾和日本成熟的技术管理团队,具有丰富的经验,由于长期开展合作,在文化的磨合上也优于另外两家企业。这些可能是龙腾最大的竞争力。要在这场竞赛中获得胜利,无论是京东方还是上广电,都必须克服这个软肋。”李美虹说。

鹰牌电器

羽毛球地板

仿木纹铝单板

友情链接